安徽省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安徽青年報官方網站 安徽省青年新聞工作者協會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安青網>體育 >正文
殘奧會六朝元老王鍵“名師出高徒”:

當年被拐少年如今一“舉”奪冠

2021-05-17 10:05:30   來源:合肥晚報    
【摘要】

5月16日是全國助殘日,當天,剛剛結束全國第十一屆殘疾人運動會暨第八屆特奧運動會舉重比賽的安徽輪椅大力士們從北京凱旋。包括舉重、圍棋、象棋在...

\

\

\

5月16日是全國助殘日,當天,剛剛結束全國第十一屆殘疾人運動會暨第八屆特奧運動會舉重比賽的安徽輪椅“大力士”們從北京凱旋。包括舉重、圍棋、象棋在內,本屆殘運會的提前項目比賽中,我省殘疾人運動員共獲得4金3銀1銅的好成績。值得關注的是,以殘奧會六朝元老王鍵為教練的安徽殘疾人舉重隊,師徒10人成為此次殘運會舉重賽場上的一群明星。人生多艱,身殘志堅,永不言敗,他們以驚人的毅力,在輪椅上托舉起了非一般的人生輝煌。

師徒情深 心甘情愿被徒弟打敗

在此次殘運會男子54公斤級舉重比賽中,王鍵被他新招收的徒弟楊井浪“打敗”,自己幾年前創造的全國紀錄也被楊井浪打破。不過,王鍵不僅沒有失落,反而更加激動和欣慰。

楊井浪是王鍵千里迢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從江蘇省宿遷市沭陽縣“挖”過來的好苗子,從去年開始交流到安徽,加入安徽殘疾人舉重隊。“這就相當于職業足球運動中的‘轉會’。”王鍵說,他早早看到楊井浪的潛力,于是動用了不少人脈資源,將他請到了安徽隊。此前,楊井浪雖然有國際國內的大賽經驗,但從未奪得過冠軍。“感謝王教練的慧眼相識和栽培,加入安徽隊,我這么快就贏來了人生第一枚金牌。”楊井浪笑著說。

在王鍵的徒弟當中,像楊井浪這樣有良好基礎的苗子并不多。大多數殘疾人舉重運動員,都是王鍵和省殘疾人體育訓練指導中心在全省“海選”的。

“現在我們選拔舉重運動人才,除了通過正常渠道的層層選拔之外,更多就像影視界的‘星探’,滿大街去物色合適人選。”王鍵笑著說。

王鍵的愛將李茂,在此次殘運會107公斤以上級別比賽中獲得了金牌。“他是十多年前,我在合肥街頭偶然間撞見的,當時他在合肥就讀于安徽省特殊教育中專學校。”王鍵說,老家在蚌埠的李茂和自己一樣重度殘疾,坐在輪椅上,但身板一看就是練舉重的好苗子。

“當時我很警惕,對這樣一個陌生人真是半信半疑。”李茂說,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過了一個暑假,等到秋季開學回來,王鍵到學校找到了校領導,希望自己跟他學舉重。

由此,李茂走上了舉重運動員道路。在2015年全國第九屆殘運會暨第六屆特奧會上獲得銅牌,之后又在2017年全國殘疾人舉重錦標賽、2019年第十屆全國殘運會暨第七屆特奧運動會舉重比賽上,連拿兩塊男子107公斤以上級舉重項目的金牌。目前在這一級別,李茂在國內還沒有遇到實力相當的對手。

同樣是在街頭被發現的,還有此次在女子舉重86公斤以上級比賽中獲銅牌的亳州利辛殘疾人運動員郭勤梅。80后的郭勤梅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去年在利辛縣街頭被負責全省殘疾人體育訓練的安徽省特殊教育中專學校副校長管進發現,之后推薦給王鍵。“實際上,我開始練習舉重才4個多月,沒想到第一次參加大賽就拿到了銅牌。”郭勤梅說,從沒想過自己能成為一名運動員。

坎坷人生:被拐騙賣藝囚禁,逃出來練舉重改變命運

練習舉重的這些殘疾人運動員,大多是貧苦家庭出身。

王鍵說,他自幼因小兒麻痹癥造成重度殘疾。“那時候家里窮,我是男孩子,又比較皮,腿腳不行,就喜歡練習倒立,所以漸漸把上肢練強壯了,倒立也能疾走如風。”王鍵說,一開始,他練習的是田徑,但發現并不是自己強項,轉而從1993年開始練習舉重。

“當時沒有教練,也沒有器材,完全是自己瞎琢磨。”王鍵說,自己買來鋼鐵零件,拼湊、焊接了杠鈴鍛煉,由此慢慢步入正途。

而楊井浪的人生經歷更為坎坷。“我是在剛出生的時候,家里的泥土房子倒塌,壓壞了我的雙腿,家里也很窮,沒錢醫治,留下了終身殘疾。”楊井浪說,他雖然是1990年出生,但是家里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

因為有重度殘疾,楊井浪沒有上過一天學。“家里買不起拐杖和輪椅,我在十幾歲之前,一直是依靠坐在兩個小板凳上挪動身體來行動。”楊井浪說。在14歲那一年,年少無知但又要強的他決心要出去闖蕩,以便養活自己。

“結果我被人騙到了南方城市,在深圳等地從事殘疾人街頭賣藝。”楊井浪說,這是他這一生最痛苦的記憶。“那幾個月時間里,我們不僅被限制人身自由,除了賣藝,還要被逼著去賣慘要賬。”他回憶說,那個拐騙他的頭目,每天到晚上都給他和同行的殘疾人拴上鐵鏈子,簡直像是對待動物一樣,毫無尊嚴。

“逃不掉,不敢逃。”楊井浪說,終于找到了一個機會,有天夜里,那個頭目喝醉了酒,睡得特別沉,他偷到了鑰匙,打開鎖鏈,一口氣逃到了深圳的救助站,之后輾轉回到了家鄉。

“那真是一段噩夢般的日子。”他說,在他被拐騙的時候,他的父母也在老家報警尋找他。“等我回到家的時候,瘦得皮包骨頭,和父母、哥哥、姐姐抱頭痛哭。”

這之后,楊井浪還曾在好幾年的時間里,在家鄉的集鎮上開三輪車拉客掙錢。“曾經我以為人生就這樣了。”直到20歲的時候,他才被啟蒙教練發現,走上了舉重訓練之路。

自強拼搏:54歲的教練兼運動員,為什么還這么拼

王鍵的微信網名叫“自強”。在徒弟們看來,教練一直是一個硬漢。他從1996年參加亞特蘭大殘奧會,之后在2004年雅典殘奧會上,奪得男子舉重56公斤級比賽金牌。2008年北京殘奧會上,王鍵是開幕式8位護旗手之一,但在比賽中因傷病憾失獎牌,只獲得第五名。近幾年來,傷病一直困擾著王鍵,年齡的增大也給他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盡管傷病纏身,但王鍵為了證明自己,一直沒有放棄。在2018年全國殘疾人舉重錦標賽中,他以184公斤再創全國紀錄。

“看淡輸贏,但不能認輸,干一天舉重,就要拼一天。”王鍵說,現在自己既是舉重運動員,又是省殘疾人舉重隊的教練。

“我都已經54歲了,為什么還要這么拼?”王鍵堅定說,一是自己不服老,作為運動員,就是要不斷挑戰自我,二是要給徒弟們做個好榜樣。

而對于楊井浪而言,舉重訓練的苦痛更是一次次咽進了肚子里。“流的汗多,流的淚水也一樣多。”他說,自己參加過三次國際大賽,有一次大賽舉了三把,全都失敗,“當時整個人在一瞬間是處于崩潰的邊緣。”

如今,31歲的楊井浪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我跟妻子是網戀的,她是善良、美麗的健全女孩,雖然她家里人都極力反對我們的婚姻,但她很愛我,她欣賞我的自強不息,也同情我的殘疾和人生苦難,毅然決然地跟我結婚。”他說,結婚后,他們有了個可愛的女兒,已經19個月了。“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一下子感覺自己肩上的壓力更大了。”楊井浪說,身殘志堅是不向命運低頭,而生活的壓力讓他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去為爭取幸福而奮斗。“每次出來集中訓練、比賽,妻子都會鼓勵我,給我加油鼓勁。”楊井浪說,如今成為安徽殘疾人舉重隊的一員,他未來還想在合肥買房落戶,把妻子和孩子都接過來一起生活。

而對于郭勤梅來說,這次嘗到了全國殘運會銅牌的甜頭,但未來路還很長。“這次得獎也可以算是幸運,但未來的訓練我必然要付出更多努力,因為目標更高了。”郭勤梅說,她的兒子已經上初中,小女兒也有10歲了。原本她自己認為一輩子可能就會是個家庭婦女,身有殘疾生活多有不便,沒想到命運一下子因為舉重而發生了改變。“其實機遇只是偶然,機遇來了,還要你去抓住。我要給兩個孩子樹立榜樣,讓他們看到,殘疾的媽媽一樣能創造輝煌。”她笑著說。

安徽商報融媒體記者 武鵬 文/攝

    責任編輯:杜宇
    免責聲明: 網站內所有新聞頁面未標有來源:“安青網-安徽青年報”或“安青網”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安青網聯系。轉載稿件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圖片
    • 三伏礪兵
    • 赴河南抗震救災志愿者...
    • 馳援鄭州!青年突擊隊...
    • 2021年安徽省青少年跆...
    疫情沖擊下省屬企業是怎么...

    今年1月至4月,省屬企業實現營業總收入2244億元、利潤總額130.7億元,同比降幅分別較一季度收窄6.5和15.1個百分點,總體穩住了發展基本盤——生產經營快速回升總體穩住發展基本盤一季度,省屬企業生產經營既受到...

    北大苗可欣:肯思考 愛背...

    苗可欣 2020年安徽省高考文科成績總分第九名,宿州市文科第一名,畢業于宿城第一中學,現就讀于北京大學元培學院。 或許在很多人的眼中,我的高中三年是...

    天天色|天天操|天天射综合网|天天色综合网